撰文:Jessica L. 親子專欄作家

        人家說,做父母的,一輩子都在學習「放手」,那是很難、但絕對必須的課題,尤其是對身為懷胎十月的母親。還記得透過儀器聽見你穩穩的呼吸聲,在媽媽為你準備的子宮天地裡,我想像著你熱情的打招呼:「呦齁!媽媽我來了!」在醫生面前,我忍住感動的眼淚,心是笑了。不久,我體驗了對你的第一次「放手」,你離開了我的身體,剪斷臍帶靠自己大口呼吸的那一刻,你放聲大哭宣告自己的到來,在我的懷裡好似看得見我的樣子,凝視著、感受著分離的自己與我的身體的全新接觸。

     

        第二次「放手」,是你雙手離開地面,直立起身努力保持平衡地邁出小腳,一、二、三、四,那些大膽放手、認真練習的日子,我總會在你搖晃跌倒後為你單獨行走的幾步喝采,而你也充滿成就感般備受鼓舞地再次爬起來。你知道嗎?你摔了,卻笑了;你多麼勇敢。你讓我的眼神收起了銳利,多了溫柔,懂了什麼是「別無所求」,所有欲望的簡化,是為了要聚焦在那些重要的事上。望著你的背影,我漸漸明白,身為父母的我們,眼裡收進了各種樣貌的你,可愛的、哭泣的、調皮的,但你的眼裡,將會有一整個世界,等待你的天馬行空,因為,每個人從出生之後,就是一個獨立的個體。

 

        我們開始了第三次的放手練習-分房睡。

 

        兒童房,是爸爸能實際參與,與媽媽一起為你創造的另一個成長空間。在裡面,有我們親手打造,專屬於你的衣櫃、床、書桌,我們在愛裡尋求平衡,既不讓你感到分離的焦慮,又要放手成全你的獨立自主,你陪著我們一點一滴地填滿這溫馨的空間,做足了心理準備,也建立了對你的空間的歸屬感。我以為我會很不捨,但更多的是感動。雖然前兩個月我們會在陽光射進落地窗時醒來,發現你就擠在大床一隅,無論是依偎著你爸的枕頭,還是像隻慵懶但撒嬌的小貓蜷縮在我們腳邊,我們都全心接納這樣的過程所帶來的拉扯,因為我們相信,學著給予和割捨,都是需要時間醞釀的,就像一顆小樹苗,太過於保護會經不起寒冬,太放任生長會崎嶇歪斜,唯有適度的澆灌、安全感與信任,才能在生命被賦予任務的同時,持續茁壯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有天我喊不到你,發現你自己一個人坐在兒童房的桌前拼拼圖,聚精會神地投入,我心裡一陣激動,待你發現我時,我忍不住好奇問你:「最喜歡在自己房間做什麼呢?」你想了想說:「喜歡媽媽放童謠,可以在房間裡大聲唱歌和跳舞!」是大舞台的概念啊!原來,一個空間不只是一個空間,它的歸屬性也代表著一個人的自我表述和內心自在的程度。

 

        親愛的孩子,第三次放手的練習,我們合作的很棒吧!每晚我坐在你的床邊,為你睡前閱讀你挑選的故事書,你開心地鑽進被窩,額頭光亮亮地邀請我的親吻,熄燈前,我望著兒童房牆上映照的你的影子,滿心欣慰,同時,也深切地體悟親子關係的奧妙:陪伴著孩子在充滿安全感的環境長大,又逐漸增添孩子未來獨自遠行的羽翼。看著你在自己的房間日漸獨立,用笑聲和笑靨填滿這一整個空間,我明白,在親子這條相伴的路上,抓太緊反而會傷了彼此,唯有學著尊重每一個人的獨立性,才能讓愛在心裡常駐。